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七月的校园爱恋
七月的校园爱恋
七月流火,又是黄昏
  天边的红霞映着姚瑶微红的脸,校园的树林从来都是恋人的天堂。
  一周来,他们都是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中渡过,有机会就会在爱巢中翻云覆雨。经过这一周的抵死缠绵,姚瑶的身体已变得极度敏感,有时只要一个眼神、一个紧密的拥抱就能让她的分泌物大增,娇喘不止。
  更何况,现在曾琨的魔爪已从裙底进入了她的私处,食指已挑开了她的内裤,钻进了她淫液横流的小穴,红霞映着娇面,红霞更红、娇面愈艳……天地之间,像是一片茫然什么都不复存在了,只有恋人的深吻和蜜语以及那根在阴户中不断进出的手指。
  “琨哥,你爱我吗?”“我爱你。”这三个字是世间最苍白,最无力的,但是又是最能打动女人的。
  为什么女人总爱听这些最最虚幻的东西呢?都说男人太过甜言蜜语,谁又能否认这其实是女人逼出来的呢?如果没有买方市场,可能就不会有商家去生产了吧?
  “人生无物比多情,江水不深山不重”(出自张先词全集之《木兰花。和孙公素别安陆》,修订者注),曾琨停止了在阴户中搅动的手指,左手轻抚着姚瑶的右乳,双目遥望着天际,深情而又若有所思。
  “我也爱你。要是你不走该多好啊……”姚瑶把身体往曾琨宽厚的胸膛靠了靠,“要是我们永远都不分开该多好啊。”她又记起了那个充满鲜花的梦——漫天的花丛,他跟她嘻戏、拥吻……“瑶瑶,我也不想跟你分开啊,但是我们至少还要生存,只有更好的生存了,才能有我们想要的生活,你说呢?……”后面的话已听不清了,只有唇舌相交的声音了……“啊……这样干的滋味……真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”曾琨屁股狠劲的前挺,力道过猛,使得硕大圆鼓的龟头,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,顶得姚瑶闷哼出声!阳具插入肥穴中,他的左手就一把搂紧姚瑶的柳腰,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,恣意的狂插狠干!
  姚瑶的两腿站在地上,虽然左脚被高高抬着,但是这一种姿势,使得阴道壁肌肉紧缩,小穴无法张得太大,所以她那个粉红肥嫩的阴户就显得比较紧窄,窄小的春穴被曾琨那壮硬的阳具尽根塞入,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,撑得饱饱的,令她异常刺激,不自禁的用自己的屁股逢迎扭转着。
  开始时,采取这种姿势,两人尚不熟练,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。抽插一阵后,两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高涨,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,阳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,骤渐急迫,姚瑶被干得粉颊鲜红,神情放浪,浪声连连。
  阴户里阵阵的舒爽使得股股的淫液汹涌而出,顺着大阳具,浸湿了曾琨的阴毛,他只觉得春穴里润滑非常,于是他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,阴唇也一开一合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  姚瑶两手搂着曾琨的颈子,右脚站在地上,左脚被曾琨的右手提着,那两团雪白的浪肉被曾琨健壮的身驱紧紧压住,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,直让她美得飞上天,魂魄都要脱身而去。
  “哎……亲爱的……我没有力气了……哎呀……又顶到花心了……唔……你好坏……哦……哼……”单脚站立太久实在令姚瑶吃不消,每当右脚酥软,膝盖前弯玉体下沉,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,不禁全身颤抖,秀眉紧皱,小嘴大张,浪叫不已。
  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,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。
  曾琨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。姚瑶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,两手紧搂着曾琨的颈子,两条粉腿紧勾着曾琨的腰际,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曾琨身上。
  高高翘起的粗长阳具,直塞入她的小穴中,曾琨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,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。
  “哎呀……老公……这一种姿势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“原来就欲火高涨的姚瑶,被这种特别的姿势和曾琨强健的阳具抽插干弄,刺激的欲情泛滥,雪白的屁股不停的上下摆着,屁股更是猛力的下沉,虽然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,略感痛楚,但她得到了全身的快感、浸入骨头的舒爽。
  “哎……好……好棒哦……爽……哦……我舒服……”知道姚瑶就要泄身,忙抱着她的身体,转身往床沿走去,到了床边,将上身一伏,压在她的身上,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,屁股更用力的插着,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,狠命的顶、磨、转。
  大龟头在花心上冲刺,在春穴里插送,只见她的秀发散乱,娇喘嘘嘘,双手紧抓着床单,那种既受不了但又娇又媚的模样令人色欲飘飘,魂飞九天,突然:
  “哎……哥哥……哼……唔……干我……干我……唔……快……干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死啦……“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,滚烫的阴精,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,伴随着尖锐的叫声,曾琨隔着胶皮套都能感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带来的刺激。
  觉得腰部麻酸,最后挣扎了几下,龟头一麻,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,由龟头急射而出。
  明天就要分别了,两个人就这么恣意的放纵着,这已不知是第几种姿势,第几次的高潮!
  就要离别了,再见不知是何时;多情自古伤离别(出自柳永《雨霖铃》,修订者注),何日是归期啊……
【完】